168手游网努力只是想做好每一个棋牌平台的分享!

首页 >  趣味丛林 / 资源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分集剧情介绍

青狼 2018-12-07 趣味丛林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分集劇情介紹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1集劇情介紹

  危機四伏的維斯特洛

  老佛雷的走狗們被再次召集到孿河城。他們都參加過血色婚禮,手上都沾有史塔克傢族的鮮血。他們不清楚一向吝嗇刻薄的老佛雷為什麼會一反常態的斟上美酒,更不知道自己喝下的是穿腸毒藥。通過無面者考驗的艾莉亞戴著老佛雷的面皮,將曾經的仇人全部毒殺。凜冬已至,佛雷傢族成瞭第一個犧牲品。

  離開孿河城,艾莉亞在前往君臨城的途中遇到瞭一隊人馬。這些人是奉命開赴河間地,維持沒有佛雷傢族後的當地秩序。他們表現得很友善,用自己的食物招待瞭艾莉亞。艾莉亞還從他們的口中瞭解到一些君臨城的情況,而她說出要去君臨城刺殺女王瑟曦時,也被眾人當成瞭玩笑,一笑瞭之。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艾莉亞向南,昔日的獵狗卻向北。加入瞭無旗兄弟會的格雷果跟著貝裡·唐德利恩和索羅斯等人前往北方。半路在一座廢棄的農舍宿營。去過一次鬼門關的格雷果已收斂瞭許多,不再視人命為螻蟻。他一直不明白光之王為什麼一再復活貝裡,卻讓其他好人死於非命。索羅斯點燃瞭壁爐中的爐火,讓格雷果親身感受光之王的旨意。從小懼怕火焰的格雷果強迫自己站在壁爐前,雙眼緊盯著爐火。不知為何,他從火焰中看到瞭長城最東端的城堡東海望,還有成群的屍鬼大軍。從此之後,格雷果不敢再質疑光之王的神旨。

  長城以北,夜王率領著異鬼和屍鬼大軍,裹挾著風暴向南挺進。在他們之前,梅拉拖著躺在雪撬上的佈蘭抵達瞭黑城堡。接替瓊恩成為守夜人司令官的艾迪無法確定眼前的兩人是敵是友,直到已具備綠先知能力的佈蘭說出艾迪的人生經歷,才打消瞭守夜人的疑慮。艾迪打開城門放進瞭梅拉和佈蘭,遠處的風暴不息,隱藏其中的瞳瞳鬼影才是最讓人害怕的。

  臨冬城裡,被眾傢族推舉為新北境之王的瓊恩正在向手下講述自己的計劃。維斯特洛大陸最大的威脅不是兵強馬壯的蘭尼斯特傢族,也不是虎視眈眈的高庭和多恩,而是長城以北的異鬼。他已請求學城的學士翻閱古籍書典,期望能找到有關龍晶的記載。龍晶是唯一能殺死異鬼的物質,可僅靠在先民拳峰找到的那一點,無法打敗異鬼。必須找到更多龍晶,盡快打造成武器,才能與異鬼對抗。

  在人手方面,瓊恩打算讓女人也參加戰鬥訓練。這一決定得到熊島島主萊安娜·莫爾蒙的絕對支持。見年紀輕輕的萊安娜都無怨言,其他傢族首領也不敢再有異議。

  另外,長城是阻攔異鬼南下的唯一屏障,又長期缺少駐兵。所以瓊恩希望托蒙德能帶領自由民鎮守東海望,那裡是艱難屯之後,異鬼最有可能抵達的地點。艱難屯一役,托蒙德和幸存的自由民記憶猶新。他們接受瞭這項使命,與千百年來為敵的北境人共同禦敵。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劇照

  考慮到異鬼有可能突破長城,最先面臨攻打的是最後壁爐城和卡霍城。這兩座城堡分屬安柏傢族和卡史塔克傢族,都是投靠瞭拉姆斯·波頓的叛徒。珊莎的意思是將這兩座城堡分派給支持者,但瓊恩與她的意見相左。對抗拉姆斯時同仇敵愾的姐弟倆,在部下面前首次表現出瞭分歧。瓊恩以北境之王的身份做出最終裁定,禁止驅逐安柏和卡史塔克傢族,城堡仍由其後人經營。得到寬恕的安柏和卡史塔克傢族的後人,在眾人面前拔劍宣誓效忠,引來一片歡呼聲。一直躲在人群後的小指頭培提爾冷眼旁觀,瓊恩與珊莎不睦,他就有機會拉攏珊莎爭奪北鏡的勢力。珊莎並非不瞭解培提爾的心思,對這個曾將她賣給波頓傢族的人,她始終無法完全信任。

  會後,君臨城的信鴉送來書信。瑟曦成為新一代的七國守護,即維斯特洛的女王。信中要求各大傢族即日起前往君臨城宣誓效忠,否則以叛徒論處。在此事上姐弟倆又產生瞭分歧,瓊恩見識過夜王的恐怖,所以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對付異鬼上。而珊莎領教過瑟曦的冷酷,知道她不會放過任何違背她意願的人。一南一北兩大威脅,到底哪個更可怕,姐弟倆誰都不清楚。

  這會,雄心勃勃的瑟曦正命人在紅堡的地板上繪制維斯特洛大陸的地圖,她要將七國踩在腳下。奉命前來晉見的詹姆對這個姐姐感到即熟悉又陌生,當年他為瞭阻止“瘋王”用野火炸毀君臨城才背上瞭“弒君者”的罪名。可如今瑟曦用野火炸掉瞭小半個君臨城,貝勒大聖堂裡的權貴無一幸免。瑟曦召見詹姆並非為瞭聊傢常,她已收到消息,丹妮莉絲·坦格利安正率大軍橫渡狹海而來,而為她出謀劃策之人正是自己的弟弟小惡魔提利昂。詹姆有著豐富的戰爭經驗,略加思考便想到丹妮莉絲會在東部的龍石島登陸,那裡沒有軍隊駐守,還是丹妮莉絲的出生地。

  如果真如詹姆所言,那東有丹妮莉絲,西有高庭奧蓮娜,南有多恩艾拉莉亞,北有瓊恩,瑟曦可謂四面受敵。詹姆認為凜冬長夜已至,在這個最長的冬天裡,喂飽士兵和戰馬才是要務,此時派兵四處征戰實屬不智之舉。必須找到盟友,才有機會在天氣惡化前結束戰爭。

  瑟曦接受瞭詹姆的建議,但盟友並不是詹姆所說的物資豐厚的高庭提利爾傢族,而是鐵群島的攸倫·葛雷喬伊。攸倫收到邀請,率領鐵艦隊親赴君臨城。瑟曦看著海面上密佈的金色海怪船帆,相信隻有鐵群島的戰艦才能阻止丹妮莉絲的腳步。而攸倫也有自己的小算盤,既想聯合蘭尼斯特傢族滅瞭自己的侄女雅拉和侄子席恩,還想趁人之危向瑟曦求婚。瑟曦的拒絕並沒讓他打消這個念頭,他要用丹妮莉絲艦隊的覆滅當作求婚彩禮獻給瑟曦。

  此時位處南方的舊鎮學城裡,山姆除瞭日常整理書籍和學習外,還要做各種臟活累活,日復一日。他很想進入禁區翻閱隻有學士才有資格閱讀的古書籍。可在沒有取得學士認證前,他的要求被一再否決。幾乎沒人相信他口中所說的異鬼會真實存在,即使唯一相信他的年長學士也沒有把異鬼當回事。他們都認為,隻要長城還在,就不用畏懼漫漫凜冬。既然無法說服那些老頑固,山姆便偷瞭禁區的鑰匙,將有關書籍帶回吉莉在舊鎮上的傢。每天晚上他都不眠不休的查閱書籍,終於找到瞭有關龍晶的記載,在龍石島上有豐富的龍晶礦藏。有瞭這個重大發現,山姆馬上寫信,派出信鴉通知瓊恩。

  發現龍晶礦藏,讓山姆如釋重負,白天繼續回學城做事。在收拾隔離病人的餐盆時,一隻手臂突然從門裡伸瞭出來。手臂上長滿瞭灰鱗病留下的黑色斑點,把山姆嚇得連連後退。病人追問龍之女王是否到來,可山姆哪知道這些,驚慌的拔腿便逃。

  就在維斯特洛大陸各方勢力暗中角力時,丹妮莉絲終於到達瞭自己的出生地龍石島。闊別多年,島上的城堡仍然矗立。走進城堡,五王之戰的痕跡猶存。已經沒有時間哀悼,丹妮莉絲收拾起復雜的心情,要立刻進行禦前會議,討論下一步作戰計劃。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2集劇情介紹

  風暴襲擊著龍石島,正像丹妮莉絲出生時一樣。隻是丹妮莉絲沒有這種熟悉的回憶,龍石島也沒有給她帶來傢的感覺。鋪在桌面的地圖上,女王之手提利昂已經把各國實力展示得清清楚楚。瑟曦目前沒有得到多數傢族的支持,很多傢族甚至在密謀推翻她的統治。

  在提利昂看來,征服七國易如反掌,可難在如何不讓他們在戰爭中被摧毀,避免維斯特洛大陸血流成河。在瓦裡斯的斡旋下,與蘭尼斯特傢族有血海深仇的高庭和多恩站在瞭丹妮莉絲一邊。提利昂計劃用高庭和多恩的軍隊包圍君臨城,而無垢者大軍則攻打蘭尼斯特的大本營凱巖城。見提利昂如此輕松的談論消滅自己的傢族,高庭的奧蓮娜、多恩的艾拉莉亞和鐵艦隊的雅拉都暗暗吃驚,不敢有異議。

  這時灰蟲子來報,亞夏的紅袍女祭司梅麗珊卓求見。因紅袍祭司金瓦拉在彌林幫助提利昂穩定人心,功不可沒,丹妮莉絲自然也歡迎梅麗珊卓的到來。對於梅麗珊卓侍奉過偽王史坦尼斯,丹妮莉絲可以寬恕。可梅麗珊卓帶來光之王的預言,稱“長夜將至,預言中的王子將帶來黎明”,就讓丹妮莉絲有些惱怒。幸好彌桑黛精通梅麗珊卓所說的瓦雷利亞古語,這裡的王子沒有性別之分,可以翻譯為王子,也可以譯作公主,這才讓丹妮莉絲露出瞭些許笑容。在梅麗珊卓的建議和提利昂的舉薦下,丹妮莉絲同意召見瓊恩這個新晉的北境之王,提利昂口中所說的很有價值的潛在盟友。但她仍是以女王的身份發出信函,要求瓊恩前往龍石島宣誓效忠。

  不過提利昂的宏偉戰略很快就受到瞭打擊,雅拉率領鐵艦隊遠赴陽戟島調兵時,遇到瞭另一隻鐵艦隊。攸倫的戰艦更大更堅固,雅拉的戰船根本無法逃脫。雙方在海面上展開殊死搏鬥,似乎大傢並非同胞,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敵。經此一戰,雅拉引以為傲的鐵艦隊喪失殆盡,雅拉和同船的艾拉莉亞成為階下囚。席恩看著姐姐被俘,自己又無力救援,選擇瞭跳進冰冷的海水中。

  在臨冬城休整的瓊恩收到瞭來自龍石島的信鴉,提利昂親手撰寫瞭邀請函,遣詞造句上盡量不讓瓊恩產生誤會,隻說合作不提稱臣。雖然龍焰能燒死異鬼,可祖父也是接受“瘋王”的邀請後,在君臨城被龍焰活活化為灰燼。前車之鑒,不能不讓瓊恩有所顧慮。

  幾天後,學城的信鴉送來瞭山姆的消息,龍石島上有大量龍晶,原本一直猶豫不決的瓊恩終於下定決心前往龍石島。這個決定遭到很多人的反對,連一向支持他的熊島萊安娜也不同意瓊恩犯險,更何況北境需要有人領導。瓊恩見狀,當眾將北境托付給瞭珊莎。他寧可南下尋找龍晶,結交盟友,打敗異鬼的屍鬼大軍,否則北境必然會被踩在夜王的腳下。次日,在紛飛的雪花中,瓊恩和戴佛斯出發前往白港,將在那搭船南下。

  丹妮莉絲在龍石島登陸讓瑟曦緊張不已。她坐在鐵王座上,遊說奉詔前來效忠的各大貴族封臣,將丹妮莉絲在奴隸灣解放奴隸說成是殘殺貴族。這樣的危言聳聽讓恐懼在貴族之間漫延,可瑟曦無法回答貴族們提出的關鍵問題,如何解決丹妮莉絲的三隻巨龍。詹姆看出王座下的封臣都口是心非,會議結束後,他單獨找到河灣地的藍道·塔利。藍道是山姆的父親,在維斯特洛大陸是最好的武將之一,有他率領大軍,就能多幾分勝算。塔利傢族雖世代效忠高庭的提利爾傢族,但藍道對異族的痛恨,再加上詹姆承諾的南境守護,讓他答應率軍與丹妮莉絲的多斯拉克軍隊一戰。

  這會科本領著瑟曦來到君臨城堡深處的龍穴,那裡還保留著龍的頭骨,其中最大的頭骨就是伊耿征服七國時所騎乘的“黑死神貝勒裡恩”。龍雖可怕,但並非刀槍不入。科本已召集城內最好的鐵匠,日夜不停趕工,打造以長矛為箭的巨型弓弩,力量大到足以射穿“黑死神”的頭骨。隻要這項工程完工,瑟曦就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那些膽小鬼,她有能力守護七國之地。

  在學城內治療灰鱗病的喬拉已經被病毒感染全身,連經驗最豐富的學士也束手無策。幾個月之內,病毒就會侵入大腦,卻要經歷【一張蒼白消瘦的平靜臉孔,樸素到寒酸的穿著,但微微傴僂著站在人群中,似乎比誰都要高大。】數十年的折磨才會終結生命。偽王史坦尼斯的女兒希琳曾接受學士的治療,治愈瞭灰鱗病。但那是在初期,喬拉病入膏肓,已超出瞭學士的能力范圍。喬拉隻能在學城再呆一天,然後就要被送去瓦雷利亞,與其他灰鱗病人一起等死。

  喬拉是傑奧·莫爾蒙的獨子,傑奧又是山姆最敬重的守夜人司令官,所以山姆不想見到司令官的後代被遺棄在瓦雷利亞自生自滅。他翻閱瞭古老的書籍,找到兩例灰鱗病晚期病人被治愈的紀錄。隻是作者本人就是死於在治療過程中感染灰鱗病,治療過程太過兇險,因而被學城所禁。當天晚上,山姆帶著一應工具、藥劑偷偷溜進喬拉的房間,照著書中的方法實施手術。山姆是喬拉最後的希望,病毒石化的皮膚被一點點剝離再塗上特制藥膏。整個過程異常痛苦,喬拉口咬繃帶,始終未哼一聲。要活著再見丹妮莉絲的信念,支持著他戰勝所有痛苦。

  就在瓊恩和戴佛斯南下之時,打算前往君臨城的艾莉亞遇到瞭留在“屈膝之棧”打工的熱派。從熱派的嘴裡得知瓊恩和珊莎打敗波頓傢族,重新奪回瞭臨冬城。這個消息燃起瞭艾莉亞對傢的思念之情,出瞭客棧,她調轉馬頭,改道向北。在路上休憩時,遇到瞭饑餓的狼群。她萬沒想到頭狼竟然是分別多年的冰原狼娜梅莉亞。但娜梅莉亞已經習慣瞭野外生活,不願再與人類接觸。在艾莉亞期待的目光中,它轉身離去,消失在冰天雪地之中。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3集劇情介紹

  瓊恩和戴佛斯經歷瞭海上的顛簸,終於抵達龍石島。女王之手提利昂親自在海岸迎接,瓊恩和提利昂自從在長城分別,多年後再次相見都是今非昔比。在黑水河一戰,戴佛斯領教過提利昂的指揮能力,當時是各為其主,不必再放在心上。在彌桑黛的要求下,瓊恩等人交出瞭手中的武器。

  前往城堡的路上,提利昂還不忘問一下“妻子”珊莎的情況。突然一頭巨龍咆哮著從頭頂掠過,措不及防的瓊恩和戴佛斯立刻匍匐在地上,身後的彌桑黛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沒有笑出聲來。提利昂趕緊上前攙扶,瓊恩的確被這頭巨獸所震撼,一時都說不出話來。在遠處的山峰上,曾不吝詞藻向丹妮莉絲推薦瓊恩的梅麗珊卓遠遠的看著向城堡走去的一行人。她已完成自己的使命,促成冰與火的相遇。因為希琳公主的事,她無顏再面對戴佛斯,轉而離開龍石島前往厄斯索斯大陸的瓦蘭提斯。

  進入城堡,與彌桑黛宣讀的丹妮莉絲頭銜相比,瓊恩的“北境之王”顯得有些單薄。即便如此,丹妮莉絲也不能接受這樣的稱號。在她看來,最後一任北境之王托倫·史塔克宣誓永遠效忠坦格利安傢族。自那以後,北境隻有臨冬城公爵,再無北境之王。可瓊恩記得自己的祖父和伯父都是死於“瘋王”的龍焰,他無法效忠這個有著血海深仇的傢族。沒想到王座上的丹妮莉絲並未因此發怒,反而替自己的父親請求瓊恩的寬恕。不可否認,在坦格利安傢族統治下,維斯特洛大陸度過瞭上千年的和平時光。丹妮莉絲希望瓊恩能摒棄前嫌,再次效忠,共創下一個和平年代。

  丹妮莉絲的話無從反駁,但瓊恩此來並非結盟,而是尋找幫助。攻陷君臨城對丹妮莉絲的大軍而言易如翻掌,真正的威脅是在絕境長城之外,風暴中的夜王和無數的屍鬼。隻不過長城以南的人從未見過異鬼,連知識淵博的提利昂也無法相信瓊恩的“鬼話”。丹妮莉絲把這些話當成是瓊恩危言聳聽的借口,是想換取更【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多籌碼的謊言。雙方互不相讓,毫不妥協。

  這時,瓦裡斯匆匆從大殿外沖瞭進來。丹妮莉絲結束瞭這場沒有意義的見面,命令手下安排瓊恩和戴佛斯休息。等客人離開後,瓦裡斯才稟報不幸的消息,鐵民的艦隊遇襲,幾乎全軍覆沒,雅拉、席恩和艾拉莉亞下落不明。

  此時,攸倫正騎著高頭大馬行進在君臨城的街道上,享受著民眾的夾道歡呼。馬屁股後面跟著雅拉、艾拉莉亞和一眾戰俘,這是戰績的象征。他得意忘形的騎馬上殿,徑直來到鐵王座前。艾拉莉亞和她的女兒特雷妮&mid【若君為我贈玉簪,我便為君綰長發。洗盡鉛華,從此以後,日暮天涯。】dot;沙德被當作求婚禮物獻上,瑟曦卻沒有當場答應他的請求,而是將承諾延長到戰爭勝利之後。因攸倫展現瞭卓越的海戰能力,瑟曦當眾宣佈,攸倫和詹姆分別統領王國的海軍和陸軍,抵抗來自厄斯索斯的威脅。

  朝會結束後,瑟曦迫不及待的進行自己期待已久的報仇行動。地牢內,嘴唇上塗著毒藥的瑟曦親吻瞭特雷妮,如同當初艾拉莉亞吻別彌賽菈一樣。艾拉莉亞將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慢慢被毒藥折磨致死並腐爛成灰燼。

  完成這些後,瑟曦坦然的接見瞭來自佈拉佛斯的使者。這些精於投機的鐵金庫代表滿嘴恭維之辭,卻轉彎抹角的想收回泰溫公爵所借的黃金。瑟曦很清楚他們是害怕丹妮莉絲的巨龍,害怕在蘭尼斯特傢族的投資血本無歸。蘭尼斯特傢族的信條是“有債必還”,瑟曦早已想好瞭計劃,隻要求寬限兩周,兩周後所欠債務必當悉數奉還。

  瓊恩前往龍石島後,臨冬城的所有事務都由珊莎定奪。曾見過父親如何管理城堡的珊莎處理事務井井有條,絲毫不亞於瓊恩。隻是小指頭培提爾時刻在尋找機會,提醒她要提防所有人,做到有備無患。潛移默化中,在珊莎的心頭種下一顆仇恨的種子。

  珊莎沒想到自己還會見到佈蘭,梅拉拽著雪撬上的佈蘭從黑城堡一步步走到瞭臨冬城,劫後餘生的姐弟倆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佈蘭歸來理所應當要繼承臨冬城公爵之位,可佈蘭成為三眼烏鴉,洞悉世間一切,對世俗的爵位沒有興趣。他這個超凡的能力讓珊莎不寒而栗,生怕自己的秘密會被佈蘭察覺。

  學城內,喬拉身上的灰鱗病感染癥狀一夜之內就完全好轉。喬拉能如願的啟程回到女王身邊,山姆也因這次成功的治療讓學士刮目相看。但他畢竟違反瞭學城的規定,功過相抵,山姆被要求抄錄那些腐爛發黴的醫學典籍,也算是另一種獎賞。

  龍石島上,一心想與瓊恩結盟的提利昂總算明白瞭瓊恩想要的就是龍石島上的龍晶。丹妮莉絲聽到這個要求覺得很詫異,要這種毫不起眼的黑色晶石有何用處。知道這種晶石能殺死異鬼和屍鬼後,丹妮莉絲似乎有所動搖。提利昂不失時機的勸說丹妮莉絲同意瓊恩的要求,嘗試和瓊恩建立一個更有益的關系。在提利昂的勸說下,丹妮莉絲同意瓊恩開采島上的龍晶,並願意提供所需的人力物力。瓊恩聽到這個決定先是一愣,對眼前這位傲慢的女王有瞭新的認識。

  戰爭的步伐並沒有因鐵艦隊的失敗而停止不前,灰蟲子的無垢者大軍乘坐著奴隸主的大船出乎意料的順利抵達凱巖城下。凱巖城城高墻厚,守城士兵又是經泰溫親自挑選,訓練有素。正面進攻沒有勝算,但泰溫在建造凱巖城時,將下水道這樣骯臟低賤的活丟給瞭他最厭惡的兒子提利昂。一小隊無垢者從下水道的秘道直達主塔底層,城門從內部打開,無垢者大軍輕易攻破防線殺入城內。

  可提利昂低估瞭姐姐瑟曦的能力,凱巖城隻有一小部分軍隊留下來牽制無垢者大軍,主力部隊在詹姆的帶領下,聯合塔利傢族的軍隊向高庭挺進。就在短短的幾天內,丹妮莉絲就失去瞭鐵艦隊、多恩和高庭的聯盟。更可怕的是,凱巖城的糧倉被清空,早已埋伏的攸倫艦隊封鎖海面切斷瞭無垢者的退路。灰蟲子唯一的選擇就是放棄凱巖城,橫穿危險重重的維斯特洛大陸返回龍石島。不過,荊棘女王沒有讓詹姆勝利的喜悅持續多久。臨死前,她承認喬佛裡是死在她的毒藥之下,在瑟曦和詹姆的傷口上狠狠的撒下一把鹽。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4集劇情介紹

  戰利品

  蘭尼斯特大軍帶著從高庭收繳的黃金珠寶正在返回君臨城的路上,詹姆也沒忘記給自己的老朋友波隆一筆不菲的酬勞。這些財富足夠償還鐵金庫的債務,可這並沒有讓詹姆放松心情,喬弗裡死亡的真相壓在心頭,他不知道瑟曦知道後會有多傷心。聽到波隆仍喋喋不休的抱怨報酬太少,詹姆不耐煩的打發他去協助藍道·塔利和狄肯·塔利收繳當地農民的莊稼。

  瑟曦能如此迅速的償還巨額債務,其魄力和決斷力不輸於其父泰溫·蘭尼斯特,讓鐵金庫代表刮目相看。鐵金庫對瑟曦的態度也隨之變化,從催討債務轉而願資助瑟曦發動的戰爭。當然,是在拿到提利爾傢族的黃金之後。

  臨冬城外已是雪花紛飛,佈蘭坐在溫暖的火爐旁得到最好的照顧,可還是有人在一旁蠢蠢欲動。小指頭培提爾不隻想蠱惑珊莎,連佈蘭也成為他的目標。他特意送來一把瓦雷利亞鋼制成的匕首,這把匕首原屬於小惡魔提利昂,曾用來刺殺窺破詹姆與瑟曦奸情的佈蘭。而之成為一對的另一把匕首,則是在佛雷傢族的手中割開瞭凱特琳的喉嚨。但佈蘭已非常人,能洞悉世間萬物,培提爾的拉攏討好,也隻能是一廂情願。

  身後傳來開心聲,培提爾見梅拉進來,隻好悻悻離開。梅拉來見佈蘭是打算告辭,回到傢人身邊。本以為經歷瞭那麼多事,佈蘭會出言挽留。可她錯瞭,佈蘭在山洞一役後成為瞭綠先知,人類的情感已被拋卻。看著鐵石心腸的佈蘭,梅拉傷心的離開瞭房間。

  此刻,艾莉亞正騎著馬,極目眺望兒時的傢——臨冬城。目睹父親慘死,哥哥羅柏和母親凱特琳相繼被害,這些年兜兜轉轉歷經風雨,終於又回傢瞭。隻是守門的士兵根本不認識眼前這位曾經的小公主,面對著粗魯的士兵,身懷絕技的艾莉亞現露出一股逼人的氣勢。守門士兵不敢無禮,隻好找人向掌管城中事務的珊莎通報。可艾莉亞轉眼就不見瞭蹤影,守門士兵戰戰兢兢的向珊莎稟報,生怕自己放進瞭間諜。珊莎平靜的聽完士兵的講述,心裡知道是自己的妹妹回來瞭。

  珊莎在父親艾德的墓前找到瞭失散多年的妹妹,艾莉亞不再是曾經的小公主,剛毅就刻在她的臉上,從沒忘記過自己的“殺人名單”,沒有忘記要為父母報仇,要讓所有虧欠她的人付出代價。珊莎以為所謂的名單隻是艾莉亞想象中的東西,一笑而過,卻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已脫胎換骨。

  珊莎領著艾莉亞來到魚梁木前,見到佈蘭,艾莉亞心情激動。但佈蘭非常鎮定,因為艾莉亞還在“屈膝之棧”時,佈蘭就已經看到瞭她。不隻如此,佈蘭還知道艾莉亞的名單,自稱七田女王的瑟曦就在名單之上。此話一出,一旁的珊莎暗暗吃驚,這才知道名單確實存在。佈蘭掏出瓦雷利亞匕首放在艾莉亞的手下,讓這把稀世匕首找到真正的主人。

  回到臨冬城的艾莉亞心情放松瞭許多,不用像在外面那樣處處提防。她悠閑的在城堡裡散步,偶然看到佈蕾妮在訓練隨從波德的戰鬥技巧。佈蕾妮是打敗過獵狗桑鐸·克裡岡的騎士,艾莉亞不禁產生瞭與她比試的念頭。佈蕾妮欣然接受,起初她還擔心自己的大劍會傷到艾莉亞,可艾莉亞舉起“縫衣針”接瞭幾招,就讓佈蕾妮明白眼前的小女孩不是等閑之輩。她開始全力進攻,勢大力沉的大劍劈飛瞭艾莉亞手中的“縫衣針”卻還是避不過另一把瓦雷利亞匕首的偷襲。兩人可以說勢均力敵,可對站在高處觀望這場比賽的珊莎而言,這不是好事,珊莎更加擔心艾莉亞會以身犯險,行刺瑟曦。

  龍石島上,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無垢軍團消息的彌桑黛不由得有些擔心灰蟲子,丹妮莉絲作為好朋友也不知該如何安慰。這時瓊恩前來晉見,他希望在開采前能讓丹妮莉絲親眼看一看龍晶。丹妮莉絲對瓊恩有種莫名的信任,在屏退瞭守護在側的多斯拉克戰士後,便和彌桑黛一起跟隨著瓊恩進瞭深邃的山洞。山洞深處,龍晶礦脈在火把的照射下發出幽幽的暗光,連丹妮莉絲都被震驚。但瓊恩想讓她看的不隻這些,山洞盡頭的礦脈上留有森林之子的巖畫。這些巖畫在人類出現之前就已存在,除瞭反映森林之子的生活,還有與先民的戰爭,以及此後與先民聯手共同抵抗異鬼的故事。刻在巖石上的夜王和異鬼栩栩如生,也在告誡著後世要團結起來打敗這些可怕的不死生物。看到這些,丹妮莉絲同意為北境而戰,但前提是瓊恩必須俯首稱臣。

  從山洞裡出來,女王之手提利昂和瓦裡斯早已守候多時。他們帶來瞭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攻下瞭凱石城,壞消息是高庭覆滅,丹妮莉絲失去瞭全部盟友。聽到這個噩耗的丹妮莉絲怒不可遏,甚至開始懷疑提利昂制定這樣的戰略是為瞭暗中維護蘭尼斯特傢族。她受夠瞭這些所謂的策略,她要用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取得勝利,騎著自己的巨龍將紅堡化為火海。她的想法遭到提利昂強烈反對,瓊恩也婉轉的表達瞭反對意見,但丹妮莉絲仍一意孤行。

  丹妮莉絲離開沒多久,海面上就出現瞭一艘帆船,是一艘幸存的鐵艦隊船隻,襲擊當晚落水的席恩就在船上。席恩登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瓊恩,之前對史塔克傢族的背叛讓他羞愧的低下瞭頭。幸好瓊恩看在他曾幫助過珊莎的份上,不再追究過往,現在的註意力應當放在對付攸倫上。席恩想請丹妮莉絲出馬營救雅拉,可此時丹妮莉絲已經來到瞭君臨城外。

  詹姆的大軍正在城外的黑水河對岸休整,最重要的黃金已經進城,隻剩一些在河灣地收刮來的輜重落在大部隊後面。突然天邊飄來大片烏雲,陣陣雷聲隱約傳來。詹姆有種不詳的預感,這不像是雷聲,更像戰馬奔騰的聲音。他立刻下令全面戒備,準備迎敵。經驗老道的藍道也察覺到不對勁,組織士兵列好方陣樹起盾墻。

  地平線上出現大隊人馬,多斯拉克的戰士們縱馬狂奔,高聲吶喊著向君臨城方向殺來。更可怕的是,丹妮莉絲騎著黑龍卓耿咆哮著從烏雲中沖出來。一道龍焰從天而降,瞬間將詹姆堅固的防線撕開一個大口子。在士兵的慘叫和滾滾烈焰中,多斯拉克戰士沖入敵陣,開始瞭大屠殺。即使還有蘭尼斯特的士兵在負隅頑抗,也抵擋不住熾熱的龍焰。

  波隆在詹姆的命令下,憑借靈巧的身手,躲過多斯拉克戰士的馬蹄和砍刀,跑向輜重車隊。科本發明的秘密武器就隱瞞在車隊裡,波隆扯下罩在車上的帆佈,露出巨大的弩車。他調整方向,如長矛般的弩箭直指天空。

  詹姆看著自己的士兵滿身浴【從這個世界走到那個世界,需要幾代人的攀爬掙紮?】火跳向黑水河,沒來得及跳河的士兵也被多斯拉克戰士砍殺,無比痛心卻又無能為力。黑龍從他的頭頂掠過,龍焰過後,身邊的衛隊全成飛灰。就在他萬念俱灰之際,一隻長矛從黑龍卓耿的身邊擦過。丹妮莉絲不僅沒有意識到危險,反而調轉龍頭,朝著波隆直飛過去。卓耿張口還未噴出龍焰,第二隻長矛射來,正中卓耿的胸口。疼痛激怒瞭卓耿,一股龍焰噴向弩車,嚇得波隆趕緊跳車逃生。

  卓耿無法再飛翔,無力的降落地面。丹妮莉絲跳下龍身,嘗試著拔出長矛,卻沒發現詹姆騎著戰馬正挺槍向她背後襲來。詹姆想借這個機會除掉禍患,可沖到近前,卓耿已轉過龍頭向他噴出龍焰。詹姆感覺到熱浪撲面,驚恐中已忘記躲避,等著死亡降臨。突然有人騎馬從側面沖來,飛身抱著他落入黑水河中。龍焰的火光照亮瞭漆黑的河底,身穿笨重盔甲的詹姆就這樣慢慢的沉瞭下去。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5集劇情介紹

  東海望

  把詹姆從龍焰中救下的人是波隆。他拖著身穿重甲的詹姆從河對岸爬瞭出來,狼狽之相可想而知。兩人躺在河岸的泥水中喘著粗氣,根本無力顧及河對岸彌漫的硝煙。剛才詹姆一時沖動,一心想著殺死丹妮莉絲,結束這場戰爭。現在回想起來,才感到陣陣後怕。一隻龍就已經讓大隊人馬全軍覆沒,如果三隻龍一起進攻,隻怕不隻君臨城,整個維斯特洛大陸都將灰飛煙滅。

  滿身泥污的詹姆徑直來到瑟曦的寢宮。瑟曦仍很樂觀,有瞭徒利傢族的黃金,有瞭鐵銀行的支持,就可以買到更多的雇傭軍。隻不過詹姆很清楚,再多的士兵,在巨龍面前也隻是炮灰。可瑟曦已無退路,她正坐在坦格利安傢族的鐵王座上,詹姆還是殺害丹妮莉絲父王的兇手。在詹姆看來,目前唯一能活命的希望就在弟弟提利昂手裡。所以他必須告訴瑟曦,有關喬佛裡被毒殺的真相。或許瑟曦知道提利昂並非殺害兒子的兇手後,會改變想法,與提利昂和談。但是瑟曦心意已決,寧可站著死,絕不趴著生。

  此時在河對岸,提利昂小心翼翼的走過戰場。地面上鋪滿瞭一層灰燼,很難想象不久之前,這些還都是活生生的人。沒被燒盡的士兵成瞭多斯拉克戰士掠奪的對象,任何有用的東西都被剝瞭下來,據為己有。幸存的蘭尼斯特士兵也在黑龍卓耿的面前低下瞭頭,不敢直視。丹妮莉絲站在黑龍前,給瞭他們兩條路。一是追隨丹妮莉絲創造平等的世界,二就是死路一條。胸甲前裝飾著獅頭的蘭尼斯特士兵在黑龍的怒吼聲中雙膝下跪,這讓桀驁不馴的藍道·塔利、狄肯·塔利和他們的士兵顯得鶴立雞群。

  藍道絕不會向坦格利安傢族低頭,對幫助異族入侵維斯特洛大陸的提利昂更是嗤之以鼻。提利昂試圖勸說狄肯保命,但傢族的榮譽讓狄肯和父親一起站在黑龍前,在熾熱的龍焰中化為飛灰。失去首領的塔利傢族士兵也終於跪在瞭地上,向丹妮莉絲效忠。

  首戰告捷的丹妮莉絲騎著卓耿回到龍石島。看到站在懸崖邊的瓊恩,她突發奇想,騎乘著卓耿落在瓊恩面前。奇怪的是,瓊恩並不像其他人一樣驚惶失措,卓耿也像隻聽話的貓咪,把頭湊到瓊恩面前。瓊恩輕輕撫摸著卓耿,卓耿舒服的發出呼嚕聲,就好像遇到瞭自己的主人。丹妮莉絲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她從龍身上下來,對瓊恩的態度和善瞭許多。把瓊恩當作瞭可以談心的人,而不再是一個不肯效忠的硬骨頭。

  就在兩人說著話的時候,多斯拉克戰士帶來瞭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被山姆治愈的喬拉。丹妮莉絲能看到老朋友回歸自然是無比興奮,瓊恩同樣對喬拉很尊重,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喬拉的父親,前守夜人總司令傑奧·莫拉蒙。見傑奧的兒子對丹妮莉絲如此死心塌地,瓊恩對丹妮莉絲的印象也在慢慢改觀。

  而這會臨冬城裡也不平靜,一些北境領主不甘心屈居於女人之下,對珊莎的領導提出異意。珊莎不希望瓊恩回來時臨冬城已四分五裂,所以盡管領主們嘴裡對瓊恩有所不敬,她也隻是選擇傾聽,而不反駁。這一點讓艾莉亞很不滿,從珊莎一味遷就的行為裡,她看出珊莎似乎有意取代瓊恩,成為北境之王。當著珊莎的面,她說出瞭這一點,珊莎即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艾莉亞明白是小指頭培提爾讓姐姐產生瞭這樣的念頭,因此她充分運用所學,時刻監視培提爾,暗中觀察其所作所為。

  艾莉亞在監視培提爾的過程中,發現他以姐姐珊莎之名尋找某些信息,並且這些信息就藏在他的房間裡。趁培提爾外出之際,艾莉亞撬鎖進入,四下搜索,總算在床墊的夾層中找到瞭字條。展開字條,艾莉亞驚訝的發現是當年父親被害時,珊莎親手寫給哥哥羅柏的信。珊莎在信中指責父親艾德謀反,還要求羅柏向喬佛裡國王宣誓效忠。看好後,艾莉亞把床墊恢復原樣離開房間,卻沒發現走廊陰暗的角落裡,培提爾那狡黠的眼神和嘴角泛起的冷笑。

  在魚梁木下,佈蘭驅使著烏鴉群飛躍長城,看到成千上萬的屍鬼正向東海望進發,這個情況必須盡快向各地通報。可佈蘭通過烏鴉得到的消息,幾乎沒人相信。收到消息的學城學士們,把它當成玩笑。無意中聽到學士們討論的山姆卻知道佈蘭不可能說謊,他想說服學士出面,號召各地領主率兵守衛長城。不過學士們更願意相信這是龍母的陰謀,妄圖誘使南方軍隊遠離自己的封地,以便趁虛而入。

  對於學士們輕慢的態度,山姆忍無可忍。晚上,他偷偷溜進圖書館,將所有有關異鬼的文獻典籍全部打包帶走。雖然他不舍得離開這個知識的海洋,但對兄弟的感情,還有七國的安危,他還是決定和妻子吉莉、兒子山姆一起前往長城,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出謀獻策。

  龍石島上的瓊恩也收到瞭來自臨冬城的消息,與艾莉亞和佈蘭仍活著相比,夜王大舉進攻讓他心情實在無法高興起來。瓊恩急切的想北上阻止夜王的腳步,可人手不足始終是個大問題。即使丹妮莉絲願意加入,也很難保證瑟曦不會趁機攻打龍石島。提利昂有瞭一個想法,抓個屍鬼送往君臨城。或許從不相信異鬼存在的瑟曦會改變主意,與瓊恩合作抵禦夜王和他的屍鬼大軍。但即使抓到瞭屍鬼,要讓瑟曦同意接見也不容易。提利昂想到隻有通過詹姆說服瑟曦,就這樣,瓊恩和喬拉自動提出前往北境設法抓住屍鬼,而走私犯出身的戴佛斯則擔起把提利昂秘密送進君臨城與詹姆見面的艱巨任務。

  對君臨城下的秘道,戴佛斯瞭如指掌。從黑水河登岸,兩人就分頭行事。【一樣東西要麼有價值要麼有價格,兩者都沒有的便是廢物,我覺得小紅花就是這一類。】戴佛斯去“跳蚤窩”找人,提利昂從秘道進紅堡。秘道直通紅堡的巨大地下室,在那裡提利昂遇見瞭被波隆以練習劍術騙來的詹姆。喬佛裡的事可以不提,但殺死親生父親泰溫的罪行不可能得到寬恕。見用親情無法打動詹姆,提利昂索性理性的提醒詹姆,丹妮莉絲必會贏得戰爭。現在丹妮莉絲願意暫時休戰,隻要瑟曦答應一個條件。

  回到女王寢宮的詹姆沒有向瑟曦隱瞞。正如提利昂所料,在瑟曦聽來,什麼異鬼屍鬼都是嚇唬小孩的天方夜譚。而且瑟曦早已從科本那得到瞭消息,知道是波隆安排瞭詹姆和提利昂的見面以及所談的內容。為瞭傢族,為瞭肚子裡的孩子,瑟曦會同意休戰,以便有充足的時間休整。聽到瑟曦懷孕,詹姆心中一驚,民眾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孩子。可瑟曦根本不在乎其他人怎麼想,隻按自己的想法行事。

  在跳蚤窩,戴佛斯終於找到瞭勞勃的私生子詹德利。詹德利藏身在此,為殺死自己父親的蘭尼斯特傢族打造兵器,心有不甘。如今見到戴佛斯,他就知道機遇到來瞭。他二話不說,背起簡單的包囊,抓起稱手的鐵錘,與戴佛斯一起離開君臨城

  不巧的是,在河邊遇到瞭兩名負責巡視的“金袍子”。戴佛斯和詹德利可以冒充走私犯,花點小錢避免麻煩,可姍姍來遲的提利昂卻不行。他那異於常人的侏儒身材和臉上的傷疤,很快就引起瞭懷疑。詹德利一不做二不休,趁“金袍子”不備,舉起鐵錘砸向他們的後腦。在提利昂面前露瞭一手。

  回到龍石島,詹德利直言不諱的向瓊恩坦言自己的身份。父輩之間的莫逆之交,讓詹德利願意追隨瓊恩,急於想上戰場一展身手。

  所有準備工作都已完成,瓊恩和喬拉將踏上北上之路。丹妮莉絲親自為眾人送行,喬拉和瓊恩在她心中都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希望二人能安全返回。瓊恩一行人直接抵達瞭長城最東端的東海望。托蒙德正帶領著自由民在此鎮守。讓瓊恩吃驚的是,並不隻他們找異鬼,地牢裡還關著獵狗克裡岡和貝裡、索羅斯,他們亦想穿過長城。

  貝裡宣稱無旗兄弟會是在神的感召下必須出長城。現在大傢為瞭共同的目標走到瞭一起,這就是光之王的神旨。不論無旗兄弟會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他們畢竟都是活人。在屍鬼大軍面前,必須團結一切能夠團結的力量。瓊恩親自打開牢門,放出兄弟會三人。

  沉重的長城大門打開,瓊恩、戴佛斯、詹德利、托蒙德和貝裡、索羅斯、克裡岡走進漫天風雪中,去完成一項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6集劇情介紹

  長城以北

  詹德利一直在南境生活,連雪都沒見過。出瞭長城以後,放眼望去,除瞭雪還是雪,百裡無人煙。托蒙德倒是仿佛回到瞭傢鄉,呼吸著新鮮自由的空氣,而不是臨冬城和東海望裡那股豬糞味。詹德利對貝裡和索羅斯當初把他出賣給女祭司梅麗珊卓的事,仍耿耿於懷。一旁的克裡岡很不耐煩的打斷瞭他的嘮叨,畢竟詹德利沒被殺死,貝裡已經死瞭六次都沒怨言。瓊恩可沒忘瞭喬拉。兩人接觸不多,因為對其父親的崇敬,瓊恩時常會與他搭話。腰間懸掛的瓦雷利亞鋼劍“長爪”本應屬於喬拉,但喬拉已被驅逐出傢族,所以喬拉尊重父親的決定,“長爪”應當屬於真正的主人。

  說話間,一行人來到瞭先民拳峰。克裡岡第一次感知光之王時,在火焰中看到的就是這裡,所以他才義無反顧的和貝裡、索羅斯前往長城。山上的風雪越來越大,眼前幾乎白茫茫一片。一頭巨熊突然出現,雙眼泛出與異鬼一樣的藍光,在風雪中時隱時現。眾人圍成一圈戒備,可還是提防不住神出鬼沒的鬼熊。貝裡和索羅斯燃起劍上的火焰,拼死抵抗。鬼熊身上幹枯的毛發被引燃,卻混然不覺,仍瘋狂襲擊著眾人。它咬住索羅斯的肩膀,用力晃動。聽到索羅斯的慘叫,離他最近的克裡岡不知所措,內心對火的恐懼讓他動彈不得。最後還是喬拉沖上前,奮力將匕首刺進鬼熊的頭顱,其他人才有機會將索羅斯救瞭下來。索羅斯的傷勢嚴重,在別人看來已沒有活命的希望。可隻是幾口烈酒,再加上貝裡手中烈焰劍的炙烤,傷口就恢復如初。光之王的神祇無人能敵。

  臨冬城裡,心懷憤怒的艾莉亞決定向姐姐珊莎攤牌。她取出字條,指責珊莎協助蘭尼斯特傢族殺死瞭父親艾德。珊莎極力為自己辯護,可不論什麼借口,在艾莉亞聽來都不能成為背叛傢族的理由。珊莎惱羞成怒,是她召來瞭小指頭培提爾和谷地騎士,才重新奪回臨冬城,讓大傢有瞭團聚的機會。艾莉亞在黑白院接受艱苦訓練時,她也在為傢族遭受非人的折磨。艾莉亞聽罷,語氣緩和瞭些。但她也聽出珊莎嘴上聲稱無罪,內心卻擔心字條被曝光,這樣珊莎在北境傢族心目中的地位將大打折扣。這個字條成瞭遏制珊莎野心的籌碼,在瓊恩返回臨冬城前,艾莉亞希望珊莎好自為之。

  正如培提爾期望的,受到威脅的珊莎又回來向他求助。艾莉亞很可能會為瞭瓊恩而傷害珊莎,培提爾的對策是到時請佈蕾妮出面調解。大美人佈蕾妮曾發誓保護凱特琳的兩個女兒,所以對此事不會坐視不理。珊莎愚蠢的接受瞭培提爾的建議,卻不知佈蕾妮和艾莉亞相爭,無論誰輸誰贏,都會為培提爾鏟除一塊絆腳石。

  此時,君臨城送來瞭邀請函。作為臨冬城領主,珊莎卻拒絕前往,而是不顧佈蕾妮的反對強行命令佈蕾妮南下代為參加瑟曦召開的會議。剛打發走佈蕾妮,她就偷偷溜進艾莉亞的房間。可她在艾莉亞的背包裡找到的不是字條,而是一張張人皮面具。艾莉亞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身後,以她現有的本事,隻要人皮面具在手就可以偽裝成任何人,包括姐姐珊莎在內。看著艾莉亞冷酷的眼神,珊莎雙手不由得有些顫抖。

  龍石島上,丹妮莉絲和自己的首相手捧紅酒,在壁爐前隨意的聊著天。根據在君臨城達成的協議,詹姆保證瑟曦不會在這段時間發動攻擊,提利昂亦要確保丹妮莉絲不會沖動行事。對話的內容從瓊恩·雪諾,到火燒塔利父子,再到繼承問題,氣氛也慢慢從舒緩到緊張。顯然丹妮莉絲不認為在處決塔利父子的事情上有任何不妥,不如此立威何以服眾。什麼為狄肯留下活命的機會,以德服人,全是紙上談兵的廢話。而在自己登上鐵王座之前,丹妮莉絲絕不考慮繼承人的問題,提利昂所謂的戰場上刀劍無眼,隻是杞人憂天。這次對話,終以不歡而散告終。

  先民拳峰上,瓊恩等人終於找到瞭由一隻異鬼帶領的小隊屍鬼。眾人立刻佈置包圍圈,等屍鬼們進入,隨即一捅而上。其他人對屍鬼的能力估計不足,反被不懼刀劍的屍鬼所制。隻有瓊恩揮舞著“長爪”迎戰異鬼,一劍劃過異鬼的身體,異鬼就如冰塊般碎裂。其他屍鬼也應聲倒地,碎成一堆枯骨。但還有一隻屍鬼並未倒地,克裡岡飛撲上去,把它壓倒在地。眾人準備將屍鬼捆綁時,瓊恩卻在警惕的環顧四周。一定有另一隻異鬼在附近,或許是“夜王”在窺視著這支捉鬼小隊。

  果然,不遠處風暴聲起,那裡一定是屍鬼的主力部隊。眾人也察覺到瞭異常,趕緊加快速度將活捉的屍鬼捆縛的結結實實。瓊恩命令腿腳最快的詹德利速回東海望,寫信告訴丹妮莉絲這裡的情況。其他人則保護著抓來的屍鬼想辦法逃離。屍鬼大軍蜂擁而來,很快就將他們圍困在冰封的湖面,唯一能落腳的隻有湖心中的一塊巖石。

  因為這片冰封湖,屍鬼大軍無法再前進一步,可瓊恩等人也無法逃脫。把大錘丟給托蒙德的詹德利一路狂奔,用盡最後的力氣跑到東海望。瓊恩等人和屍鬼大軍僵持瞭整整一宿,待到天明,貝裡才發現索羅斯已沒有瞭氣息。他痛心的引燃自己的烈焰劍,將索羅斯的遺體化為灰燼。這隻是第一晚,如果繼續僵持下去,大傢又冷又餓將再無戰鬥力。而且等湖面冰層足夠結實時,也是屍鬼大軍進攻之時。瓊恩把希望寄托在丹妮莉絲收到消息後能來相助,喬拉和貝裡等人則不想再等。他們指著山頭上正縱馬指揮屍鬼大軍的夜王和異鬼,擒賊先擒王,殺瞭所有異鬼,屍鬼大軍將不復存。

  還沒等瓊恩做出決定,屍鬼就已開始陸續踏過湖面向湖心小島進攻。眾人站在巖石的四周,打倒從四面八方擁來的屍鬼。而整個小島就像被蟻群包圍的小蟲,即使再用力掙紮也阻止不瞭越來越多的螞蟻上前撕咬。四周倒下的屍鬼越來越多,但屍鬼還是源源不斷的擁來,根本看不到盡頭。眾人已退縮到瞭小島的中心無路可退,瓊恩望向四周,屍鬼大軍漫山遍野。

  絕望之際,頭頂一道龍焰鋪天蓋地的噴射到湖面之上。三隻巨龍怒吼著從天而降,湖面上的屍鬼紛紛從溶化的冰面沉入湖底。丹妮莉絲騎在卓耿身上,指揮著巨龍向山上的屍鬼進攻。幾道龍焰橫掃而過,屍鬼在冰與火之中瞬間灰飛煙滅。丹妮莉絲將卓耿降落在小島上,其他人都趕緊爬上龍背準備撤離,隻有瓊恩還在斬殺剩下的屍鬼。誰都沒有註意到,夜王舉起冰矛擲向空中的巨龍雷哥。

  雷哥發出一聲悲鳴,鮮血從傷口裡噴灑在湖面上,最終體力不支墜落在湖面。巨大的身軀砸碎瞭冰面,慢慢沉入湖底。所有人目瞪口呆,丹妮莉絲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瓊恩遠遠看到夜王拎起瞭第二隻冰矛,不敢戀戰,趕緊招呼大傢離開,而他自己則被屍鬼推入瞭湖中。無奈之下,丹妮莉絲隻好拉起龍頭,帶著其他人飛走。

  瓊恩從湖底爬上冰面時,要單獨面對可怕的屍鬼大軍。他身體凍得僵硬,雙手卻仍緊握“長爪”,準備拼死一戰。突然,風雪中一人一騎沖瞭過來,正是活死人班【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揚。班揚將瓊恩推上馬,自己留下阻擋潮水般的屍鬼。保護史塔克傢族的使命已經終結,他早已失去的生命也到瞭終點。

  東海望的堡壘上,丹妮莉絲緊盯著城墻外的茫茫雪源,期望看到瓊恩出現。僅有的一絲希望破滅後,她失望的轉過身。城頭響起號角聲,意味著有騎兵回城。隻見一個黑點慢慢跑瞭過來,正是倒伏在馬背上的瓊恩。丹妮莉絲喜極而泣,此時她才知道自己對瓊恩的感情。

  戴佛斯趕緊把瓊恩抬進屋內,升起爐火,將凍得梆硬的皮衣從他身上掰下來。直到此時,丹妮莉絲才看到瓊恩身上翻起皮肉的刀口,才知道瓊恩為對抗異鬼曾付出多大的代價。醒來的瓊恩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床邊的丹妮莉絲,他很抱歉因為自己的行為讓丹妮莉絲失去瞭視如孩子的巨龍。丹妮莉絲並沒有責怪的意思,如果沒有這次行為,她也不可能看到異鬼的強大,仍會執迷於爭奪鐵王座的戰爭之中。她下定決心,要與瓊恩並肩戰鬥,消滅夜王和那支恐怖的大軍。瓊恩感恩於此,願意宣誓效忠,擁戴丹妮莉絲成為受人敬仰的女王。

  而就在新的聯盟達成時,異鬼正在指揮屍鬼打撈湖底的巨龍。被拖上湖岸的雷哥又睜開瞭雙眼,泛出陰森的藍光。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歡迎來到青狼資源網,這裡是趣味叢林頻道,讓我帶你走進與眾不同的資源天地。

權力的遊戲第七季第7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無垢者大軍整齊列隊站在君臨城外。城墻上,詹姆和波隆指揮守軍嚴陣以待,準備一場大戰。更麻煩的是,大批多斯拉克戰士呼嘯而來。他們毫無章法可言,騎著高頭大馬,拎著砍刀從無垢者紋絲不動的陣列間穿過,在城墻前狂叫著,向城內的士兵挑釁。同時,黑水灣的海面上,席恩殘存的鐵艦隊也在與攸倫的艦隊對峙。瓊恩和提利昂等人就站在旗艦上,他們此來的目的並非要攻打君臨城,而是想讓瑟曦親眼看一看從北境帶來的屍鬼。

  見面地點選在君臨城外的龍穴,那裡曾是坦格利安傢族用來圈養龍的地方。可隨著龍種退化,這裡廢棄已有上百年。瓊恩一行人最先遇到的是事先趕來的佈蕾妮,獵狗克裡岡親自押送著關有屍鬼的大箱子,走在隊伍的最後面。但凡有士兵想檢查箱子裡的東西,都被他罵走。當他看到佈蕾妮的時候,心中並沒有多少仇恨。當初兩人都是想保護艾莉亞,現在得知艾莉亞安全的回到臨冬城,克裡岡也松瞭一口氣。

  大傢對這次見面的結果都無法預料,沒人知道深不可測的瑟曦會有何反應,尤其是提利昂和瓦裡斯兩個叛徒又回到君臨城。龍穴的正中央已佈置下華麗的涼棚和座椅,可四周破敗的高墻,還有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士兵,總讓人感覺很不舒服。負責安排見面的波隆把客人帶入龍穴後就拖著佈蕾妮的隨從波德離開,更讓人有些擔心。一身盛裝的瑟曦在士兵的簇擁下出現,讓其他人略微打消瞭一些疑慮。隨同而來的還有詹姆和攸倫,席恩看到得意洋洋的攸倫恨不得立刻沖上前,逼問姐姐雅拉的下落。克裡岡也看到瞭哥哥魔山,他對如同行屍走肉般的哥哥沒興趣,轉身向木箱走去。

  現場的氣氛即緊張又尷尬,隨後而來的龍嘯打破瞭這種氛圍。丹妮莉絲騎著巨龍落下,巨大翅膀扇起的勁風吹起地上的灰塵,讓人感覺到自己的渺小,連瑟曦都被眼前的巨大生物驚出瞭一身冷汗。攸倫似乎想在“未婚妻”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就在提利昂起身準備說明具體來意時,他搶先發難,不僅嘲笑提利昂侏儒的身高,還威脅席恩屈服,否則雅拉小命不保。但他的表現並沒有得到瑟曦的賞識,碰瞭一鼻子灰的他隻好乖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長期以來,雙方都視對方為篡權者。在沒有看到屍鬼前,瑟曦堅信丹妮莉絲提出休戰的動機,就是為瞭有充足的時間鞏固地位擴張勢力,直到克裡岡放出木箱裡的屍鬼。屍鬼咆哮著沖向瑟曦,向來處變不驚的瑟曦也嚇得花容失色,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緊緊貼在椅背上。還好一根鐵鏈拴在屍鬼的身上,克裡岡用力把它拉瞭回來。此時詹姆才回過神來,從座椅上跳起來,擋在瑟曦跟前。屍鬼仍不罷休,轉身沖向克裡岡,被克裡岡一劍從腰間砍成兩段。屍鬼的上半身仍發出嘶吼,爬向克裡岡。瓊恩借著這個機會,向瑟曦展示兩種殺死屍鬼的方法,龍晶和火燒。如果不消滅異鬼,君臨城裡的上百萬居民,都會成為這樣可怕的屍鬼。

  瑟曦還未表態,攸倫先做出瞭決定。他要回鐵群島,那裡四面環海,不會受到屍鬼威脅。等到凜冬過後,屍鬼自然會退回到長城以北。對於攸倫的怯懦,瑟曦並沒有指責。她也感覺到瞭心底的恐懼,同意雙方休戰,共同對付屍鬼大軍。但前提是身為北境之王的瓊恩必須保持中立,不得反抗蘭尼斯特傢族。瓊恩拒絕瞭瑟曦的要求,為瞭對付屍鬼,他已宣誓效忠丹尼莉絲,所以無法再奉瑟曦為女王並做出中立的承諾。瑟曦聞言大怒,她不願助瓊恩對敵。當屍鬼大軍與凜冬齊至北境時,蘭尼斯特會等到北境滅亡,再出手解決剩下的屍鬼。

  因為瓊恩對丹妮莉絲的忠誠,讓這次會面毫無成果。提利昂相信隻有自己才有可能說服姐姐瑟曦,丹妮莉絲無奈之下隻能同意提利昂隻身犯險。重回紅堡的提利昂,沒有故地重遊的心情。雖然喬佛裡之死已確認與提利昂無關,但提利昂殺死父親泰溫,以致各方勢力對蘭尼斯特進行傾軋,間接導致瞭彌賽菈和托曼死亡。所以提利昂有再多的解釋,瑟曦都不願意聽。面對著偏執的姐姐,提利昂唯有用自己的死平息她的怒火。聽到提利昂主動請死,瑟曦突然下不瞭這個狠心。曾多少次幻想著把提利昂剁成齏粉,可話到嘴邊,她又下不瞭這個命令。傢族的血脈似乎在維系著這段脆弱的親情。

  還在龍穴焦急等待消息的丹妮莉絲終於看到自己的首相平安返回,跟在他身後的是前呼後擁的瑟曦。瑟曦作出決定,蘭尼斯特軍隊及各地封臣的地方武裝將趕赴北方,與丹妮莉絲大軍並肩作戰。絕不能讓凜冬帶來的黑暗侵蝕維斯特洛大陸。

  目前萬事俱備,瓊恩和提利昂開始考慮多斯拉克戰士和無垢者北上的路線。在回到北方前,席恩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救出姐姐雅拉。他能做的就是召集僅剩的鐵種,揚帆向鐵群島駛去。

  在多斯拉克戰士和無垢者離開君臨城北上後,詹姆也在準備調動軍隊。但瑟曦的一番話讓他震驚瞭,瑟曦不打算兌現共同對敵的誓言。瑟曦根本就沒相信過提利昂,這個弒父仇人的話。她誓言共同進退隻是權宜之計,隻等丹妮莉絲和異鬼自相殘殺無暇旁顧時,就是蘭尼斯特重奪維斯特洛大陸之日。當然,不論哪一方在北境取得瞭勝利,都會殺向南方。而瑟曦相信黃金會發揮巨大的作用,有瞭鐵金庫的支持,就能得到厄斯索斯最強勁的雇傭軍——黃金團。這個計劃在瑟曦心裡醞釀瞭許久,攸倫也是計劃的一部分。攸倫沒有逃回鐵群島,而是率領艦隊橫渡狹海。當他返回時,船上將滿載黃金團的戰士。

  詹姆不能接受如此無恥的行為,他不想理會瑟曦的命令,執意率軍北上履行諾言。可瑟曦已不再是他曾經深受過的那個瑟曦,為瞭自己的地位,她甚至會下令處死詹姆,讓肚子裡的孩子失去父親也在所不惜。詹姆心生寒意,隻身騎馬離開瞭君臨城。此時雪花飄下,正如他冷如冰窖的心境。

  南北聯手的好消息尚未傳到臨冬城,珊莎就已經收到瞭瓊恩放棄北境之王的稱號,效忠丹妮莉絲的消息。史塔克傢族幾個世紀以來的榮耀就要在自己這一代終結,珊莎很難接受。培提爾瞅準瞭這個機會,挑【窮山惡水出刁民。】撥珊莎剝奪瓊恩的稱號。眼前最大的障礙隻有艾莉亞,為此培提爾讓珊莎相信,艾莉亞回到臨冬城還拿出那張字條,就是為瞭有理由殺死珊莎,並成為臨冬城之主。珊莎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做出瞭一個重大決定。

  艾莉亞被帶到瞭大廳。珊莎和佈蘭坐在桌前,當著封臣的面提出謀殺和叛國指控。但被指控的對象不是艾莉亞,而是培提爾。原本在一旁沾沾自喜的培提爾顯然沒想到珊莎會將矛頭指向自己,對於珊莎提出的謀殺萊莎·艾林和瓊恩·艾林的指控矢口否認。可珊莎沒有給他狡辯的機會,將他挑撥傢族矛盾、篡奪谷地領導權的陰謀一一揭露。培提爾自認做事滴水不漏,沒有留下任何罪證。可艾莉亞手中那把瓦雷利亞鋼匕首就是最好的證明,這把匕首並非如培提爾所說屬於提利昂,根本就是培提爾派人刺殺佈蘭。這一點培提爾無從辯駁,已成為三眼烏鴉的佈蘭早已清清楚楚。培提爾慣用的手法就是挑起傢族矛盾,珊莎也看清瞭這一點,如今他故伎重施,妄圖讓珊莎與艾莉亞反目,達到篡奪臨冬城的目的。

  失去瞭珊莎的信任,谷地騎士們知道真相後也拒絕履行保護責任。培提爾見大勢已去,不顧尊嚴跪在珊莎面前求饒。可再多的言語也改變不瞭珊莎的決定,艾莉亞手握瓦雷利亞匕首毫不猶豫的劃過培提爾的脖子。巧言善謀的陰謀傢培提爾·貝裡席痛苦的捂著自己的喉嚨,臨死前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臨冬城又迎來瞭兩位客人,山姆和吉莉。山姆是想回來幫助瓊恩對抗異鬼,從佈蘭的口中才得知瓊恩還在回臨冬城的路上。不過讓山姆更加吃驚的是,佈蘭知道瓊恩的真正身世。瓊恩不是艾德·史塔克的兒子,而是雷加·坦格利安和萊安娜·史塔克的孩子。在佈蘭看來,瓊恩是雷加的私生子。但山姆在學城曾讀到過一位總主教的私人日記,其中記述瞭他廢除雷加與原配伊莉亞的婚姻,並秘密為雷加和萊安娜舉辦瞭婚禮。佈蘭隨即施展三眼烏鴉的能力,親眼看到姑姑萊安娜幸福的與雷加宣讀結婚誓辭。這推翻瞭佈蘭以往的認識,勞勃聲稱萊安娜被雷加搶走,才引發瞭篡奪者戰爭。但事實證明,這場戰爭是建立在謊言之上。也就是說,瓊恩並非私生子,他的真名叫伊耿·史坦利格,是鐵王座的合法繼承人。

  此時此刻,托蒙德和貝裡正驚恐的望著長城腳下。異鬼和他們的屍鬼大軍已經抵達東海望,一隻巨龍噴射出幽藍的火焰,在天空盤旋。夜王騎著巨龍,一次又一次的向城墻俯沖。千年冰封的城墻也抵擋不住炙熱的龍焰,逐漸熔化崩塌。附著咒語的城墻不復存在,屍鬼大軍再無阻擋,穿過長城一步步向南方挺進。

“說說為什麼做站?”——為瞭等一個人,一個在苦苦尋找資源的人

Tags:  欧美剧情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真人棋牌-1秒暴富小赌养家,大赌致富>>试试手气

立即开户